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ea of memory confidant, Tianya Zorpia.

 
 
 

日志

 
 

【转载】招聘大学副校长 (作者 Oldnavy )  

2014-03-28 12:48:36|  分类: 学海无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Oldnavy《招聘大学副校长》

               自2010年由研究所转入大学以后,参与了不少本系的终身制(Tenure Track)助理教授的招聘。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作为一个14人组成的大学招聘委员会成员,参与了大学主管研究的副校长的整个招聘过程。从这次对应聘者的初筛,机场面试(Airport Interview),到校园答辩,明白了为何没有经中国培养的学者能在美国大学成为高层领导的原由了。

                自改革开放的30多年来,由中国的大学来美读书或工作的学生学者有几十万人。他们中有的在国内完成了大学学业,来美后又在美国的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后,经过几年的博士后训练,成为大学的终身制或终身教授;也有一小部分在中国获得博士学位和在美国作了几年的博士后工作后,在大学获得不同类型的教职。在这批人中,有许多人在科研上做的相当成功,较为典型的有王晓东,施一公,王晓凡,等。除了许多人已成为终身正教授外,有一定数量的人也成为系主任或学院的副院长。 但是还没有听说过这批人中有人成为综合性大学的校长或副校长的。曾经和许多人一样,认为造成这一状态的原因是对华人华裔的“玻璃天花板”效应,是一种不能明状的岐视。然而通过这次大学副校长招聘的直接参与和自己与在中美两国华人学者的交往,我明白了华人学者不能成为学校高层管理者的原因是由我们华人的本身的素质和教养所造成的。

               无论在美的华人多么优秀,中文和英文的写作能力多么强,一个几何所有华人的普遍的缺憾是不擅长脱离稿子的英文演讲或对一个稍为复杂问题的回答。 大凡在中国经受小学中学和大学教育的人,其终极目标是有个好的考试成绩,上一所好的学校,毕业后有一份好工作或在官僚机构中谋得个好位置;那些在美国学习的华人学者,想得较多的是如何进入排名高的学校,发高影响因子的论文, 而对于如何有个条理性的即兴演讲,则不够重视。作为一个大学的高层领导,除了较强的业务能力外,能反映其水平的是他的口才。而这种口才,也包含了广泛的知识面。这正好是几何所有的华人学者所欠缺的。华人学者对他自己所从事的领域,可以侃侃而谈,而其领域之外的西方国家的社会人文知识则显得相当的有限。这种局限性可能在下一代的华裔身上有所改观,因为他们从小就接受了西方文化的教育,如阅读西方作家的名著等。

             另一个普遍的体现在华人学者身上的不足之处是人际交往的礼节。一个非常典型的但几何被所有的华人学者所忽略的是与人握手的礼仪。无论是刚来美的年轻学生,还是在美国待了很长时间的华人学者,许多人在与人握手时,让人感觉是与海绵相握,其手感是一种敷衍。 这种与人握手的方式对美欧人士而言,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甚至是一种冒犯行为。本人来美近20年,曾与州长,国会议员,类似于国内部长一级的人,大学的校长,到这次的十位副校长候选人等握过手,无论男女,感觉他们的握手非常有力,从未有过手握海绵的感觉。

其次,许多华人学者的优越感或“你不如他(她)”的感觉溢于言表或在无意的流露。这一点可能与国内近几十年来的势利文化的浸淫有关,如大城市的人瞧不起小城市的人,县城的人鄙视乡村的人,那些所谓“一流”大学学生看不起“二流三流”的学生等。(这一点在网易的军人博客中也有所体现。有的人的父辈是军内干部,或在军队大院长大。在他们的博客中,或多或少地流露出一种优越感)。反映在在美国的华人学者身上时,有的人发了一篇或几篇好一点的文章,就目空一切,指点江山,就觉得他(她)该获得高的职位,而其他人要么是酒囊饭袋,要么是技不如他。其实这种陋习也正是有些华人学者在美国失败的根源。曾有一位华人学者,在他的领域作得较为出色。 然而由于其狂妄的性格,导致其在美国难有更高的发展,几年前只能回到中国当了某个大学的一个学院的院长。还有一位华人学者,两三年前当了美国南部某个大学的系主任,由于其骄横的性格,在该位置上只待了几个月,就让系里的教员们给罢免了下来,目前只是个普通教授。

               中国号称是礼仪之邦。然而有相当部分华人学者缺乏应有的礼仪,无论是在一些社交场合,或私人交往。曾与美国的学术名流或政治人物或普通学者就学术或其他事情有通信往来。无论是普通信件或电子邮件,他们都能及时回复。然而,数年前曾与前述的那位华人学术“明星”就学术问题通过电子邮件进行探讨,该人则从无回复。 也曾给一位本校的不在一个学院的华人学者和几位非华人学者发过电子邮件,探索Program Project 的可行性,其他人都能及时回复。唯有那位华人学者,没有任何反应。该学者这次也提交了副校长位置的申请。然而尽管其在学术以外也较为活跃,由于其离该职位差距实在不是一般的远,其就没能进入初筛。在说到华人学者的人际交往礼仪时,有一点必须提到的是老一辈的华人学者良好教养。20多年前当我还在国内是个“铞丝”青年时,曾和当年国内的学术大家们有过通信联系,如姚錱,汤钊猷,龙振州,陈蔚峰,杨贵珍,朱锡华等。他们都能做到每信必复,解答疑问。这也教给了本人今日的一个习惯,无论认识与否,只要他(她)是指明给我的电子邮件,我通常都给予回复,除了那些用“Dear Sir"开头的群发邮件。

               就这次的副校长招聘,觉得当下在美的华人学者,有许多地方有待改进,尤其是学术以外的学识,个人修养。而这些改进则往往是从一些细微之处开始的。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